最新 热点 图文

实锤来了!滴滴收购ofo意向书曝光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8-10-09 19:11)
文章正文

[摘要]在这份投资意向书中,滴滴提出新董事会将由5名成员组成,其中2名成员由滴滴任命,1名成员由所有创始人共同任命,2名成员由滴滴以外的其他投资者任命。

作者:庆凡

1

略大参考8日从接近ofo核心人士处获得的一份投资意向书显示,滴滴在8月份曾提出以20亿美金的估值收购ofo,坐实了此前的市场传言。

值得关注的是,在这份投资意向书中,滴滴提出新董事会将由5名成员组成,其中2名成员由滴滴任命,1名成员由所有创始人共同任命,2名成员由滴滴以外的其他投资者任命。包括CEO等在内的所有关键岗位必须由滴滴提名、任命、替换或解雇。

图:相关的投资意向书

这意味着滴滴要求对收购后的ofo拥有绝对控制权。

相对之下,ofo的创始人戴威等将被踢出管理团队。

此外,滴滴还意欲收回创始人团队的一票否决权。在投资意向书中滴滴规定,收购成功后的董事会中,只有滴滴指定的董事会成员拥有一票否决权。

这份投资意向书面世的意义不言而喻。

在这场戴程关于ofo控制权的争夺战中,滴滴以绝对胜利的姿态脱颖而出。

2

滴滴对于ofo的控制权一直野心勃勃。

从2016年9月滴滴第一次参与ofo的融资开始,连续3轮跟投后,滴滴成为了ofo最大股东,股权占比超过30%。

度过最初的人畜无害时期,滴滴试着亮出獠牙,在吃掉ofo控制权的边缘试探。

在2017年7月,随着滴滴与ofo合作的深入——滴滴将ofo接入到App中,滴滴系派出三名高管进驻ofo,接管市场、财务等关键部门,其中最高职位是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在ofo担任的执行总裁,直接向戴威汇报。

矛盾是与滴滴派驻的高管们陆续“集体休假”且归期不定的消息一起公开的。2017年11月,伴随着ofo创始团队对滴滴系高管深度介入的不满,三名高管被踢出局。

这次的攻防战中,程攻戴守,守占上风。

自从滴滴露出獠牙,双方的矛盾愈发激烈。

36氪记录了两者的罅隙:滴滴开始从ofo那挖人,“怎么买车、怎么布点,怎么收车,负责这些的员工被挖走的比较多,这些人会接到滴滴方打来的电话,‘待遇double,你来不来?’”

此外,滴滴在2017年12月开始了共享单车赛道的新布局:复活小蓝单车、上线了自有品牌“青桔共享单车”。

但是ofo缺钱,这毋庸置疑。第一大股东滴滴手上握有资金命脉,在资本的胁迫下ofo迟早会沦为滴滴刀下的鱼肉。

ofo需要绕过滴滴去找钱,阿里成为它的下一个目标。

2017年4月,蚂蚁金服参与了ofo的D+轮融资,这是阿里系资金首次投资ofo。

据《深网》报道,彼时阿里的注资数额并不多,极有可能仅有几千万元人民币的量级,而ofo官方也对投资金额与占股比例闭口不谈。

戴威不想站队,他只是想引进阿里来对抗滴滴来实现独立发展。而阿里对此作出了反应,阿里在ofo的持股比例上远远没有发生质的变化,并不能威胁第一大股东滴滴的地位。

根据天眼查可以看出,阿里系股东至今未进入ofo董事会。《财经》此前报道,滴滴在ofo董事会中拥有两席,但不控股;ofo五名联合创始人均在董事会中。

图:ofo五名联合创始人

今年2月初,ofo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,换取了阿里巴巴17.7亿元的借款;3月中旬,ofo宣称以“股权+债权”的方式,获得阿里领投、蚂蚁金服等跟投的E2-1轮8.6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60亿元)的融资,其中包含之前的借款。

与此同时滴滴仍然没有放弃跟投ofo,毕竟煮到一半的鸭子,飞不了,再等一等还能以低价吃到嘴里。

3

2018年1月,腾讯《一线》报道称,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人民币,按照以往的烧钱速度计算,ofo手上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。

2月和3月ofo拿到了借款,但日子仍然艰难,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。

苦撑到2018年3月,戴威不得已又坐上了滴滴的谈判桌上。

ofo希望滴滴能够通过软银的融资方案,滴滴提出的条件再次是主导控制ofo,程维出任董事长。戴威及创始团队可以留下,但是戴威要去做海外业务。

形势在半年间悄然变化,这一次滴滴的态度更加强硬,并且明确了想要掌控ofo的欲望。

而戴威对于ofo控制权异常坚持,这一次他依然拒绝了滴滴的条件。

但资金告急不得不让戴威低下高昂的头颅。到今年五六月份,知情人士透露,经过和各方股东谈了1个月左右,戴威同意了滴滴的方案,放弃独立发展,首度同意交出ofo的控制权。

ofo命运的天平已经向滴滴倾斜了。滴滴处于绝对主动地位,而戴威的声音已经没有人在意了。

于是,在协议签字之前,滴滴反悔推翻了协议,理由是“在尽职调查后,滴滴认为ofo的资产质量变得太差”。

8月,在股东的推动下,滴滴提出了新的收购方案。这一次,滴滴要的是绝对控制权。关键的人事变动和一票否决权都紧紧地攥在手里。

4

滴滴对于掌局ofo的决心十分坚定,毕竟出行是滴滴的主业,3公里以内的场景还需要共享单车去补充网约车的不足。

但目前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的只有摩拜、ofo、哈罗单车。一年多过去了,滴滴自有品牌的共享单车始终没有做起来。

自建不足投资来凑,ofo就是滴滴相中的猎物。

这份8月份的收购方案最后被滴滴自我否定,以“董事会未同意这一方案”为由撤回了方案。

市场主流的猜测则认为,滴滴此举意在拖一拖从而以更低的价格接盘ofo。

美团花37亿美金收购了摩拜,但滴滴不会,尤其是基于自身亏损的状况下。

根据9月程维的内部信显示,2018年上半年滴滴整体净亏损超过40亿人民币。如果只是以时间成本来换取更低价抄底ofo的机会,何乐而不为呢?

意向书里已经完全看不到戴威话语权的余地,交出控制权是他发出的最后一次有意义的声音。

这份连续剧中只有滴滴在独舞,提出收购方案,撕毁,再提出方案,再撕毁。而戴威等已经沦为局外人了。

文章评论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